扫此二维码关注协会公众号
扫此二维码关注协会公众号

让自然教育脱离小众轨迹,向日常学习、生活say hello

发布日期:2017-11-05 浏览次数:212

"杨老师初到长江源的时候,那里有很多垃圾,风吹起来,很美很美的一个地方,垃圾漫天乱舞。不少人痛心,很多人抱怨,到头似乎只能感慨无奈。杨老师无多话,只一句:‘这么多垃圾,我要把它给运下去。'

六年前初次采访杨欣老师时,这位从1986年起就专注于长江源保护、有无数传奇经历的前辈,他对环境朴素坚定的关怀,让马车心头猛然一震:"世界上原来还有这种人,还有这种火把。"为保护环境去行动的热情"腾"地被点燃,还在校园的马车,在假期时间,追随着仰慕的前辈来到青藏高原,成为了长江源水生态保护站的第一批建站志愿者。

亲身参与环境保护的经历让马车感到,关怀自然生态、保护环境的事情很好,应该有更多人去做。在这条路上持续走下去,也成了他的选择

此后,马车先后做过上海绿洲的志愿者和兼职项目官员,负责自然教育及林业局的蛇娃交易调查项目;往后在深圳市红树林湿地保护基金会(MCF)做公众教育主管,负责MCF的自然教育中心建设、志愿者培训及海洋垃圾清理项目。期间,他还牵头了深圳萤火虫保育、古树保护等生态保护运动,引发广泛关注。

在NGO几年的环保、自然教育工作经历,让马海鹏逐渐看到一些问题,并有了自己的思考。

深圳对自然教育有旺盛需求,但同时深圳却缺乏扎根本土的课程开发,当时在MCF做管理工作的马车,基本没机会做一线开发课程的事情;而且,马车认为,自然教育要真正解决社会问题,就必须推广到大众中去,但NGO能辐射的范围有限,很难真正面向大众服务;此外,马车还觉得关注生态保护是公民的责任,但大机构因流程繁复,对很多环境事件的反应较缓慢。在这样一些现实困境下,马车离开了MCF,于2016年7月,和另外两个伙伴一起,成立了漫野自然教育工作室,尝试以自然教育解决深圳存在的一些社会问题。

在马车看来,每个人做自然教育的初衷不一样,其活动的内容、想达成的效果,会各有侧重。有人从弥补孩子自然和生命成长的缺失出发,会先考虑孩子成长所需,他从环保领域走过来,就更看重环保。但是,有所侧重不是舍弃其他,而是要去平衡。

比如自然教育活动常用的丙烯画画,丙烯会对环境带来一些伤害,但由于它色彩非常鲜艳,初体验时确实容易吸引孩子喜欢;夜观对夜间动物的活动也多少有些干扰,但这种新奇体验,也确实容易激发起孩子的好奇心。

马车觉得,尊重自然,建构一定规则,把伤害降到最低,让收获比伤害更大,那么这个活动就值得去做。

把过程做透,不要奔着"炫目"的结果而去,在自然教育兴起的这些年中,马车观察到,不能理解自然教育目的、意义的抄袭式、复制式活动愈演愈烈。很多手法是为了带孩子走进自然、体验自然、爱上自然、保护自然,一开始做好了,这个目标是可以达成的。但若只是流于形式,不仅不能唤起孩子对自然的欣赏关怀,反而很可能打碎他们对自然的憧憬,养壮他们对自然的破坏力。

比如有的组织者对采摘和捕捉毫无限制,这本身就破坏了自然之美,又何谈去欣赏、体验自然之美呢?

自然教育活动常用的叶拓画,本意是希望通过观察植物叶片的特点,欣赏其形态、色彩之美,让孩子感受自然造物的神奇,拉近孩子与自然的距离;在做叶拓画展现叶片之美的过程中,融人关怀自然的态度,带着孩子去思考如何把对植物的伤害降到最小......但现在不少自然教育活动本末倒置,为画的形式而做叶拓画活动。这种流于形式的活动,少了引导孩子去关怀自然的过程,很容易让孩子对自然的索取之心越来越盛。

"形式其实无所谓,但要落脚到欣赏和保护自然上去,而不是与之无关甚至背离。"

不同环境,做自然教育有不同逻辑,但是,自然教育到底该怎么来做,目前国内没有通论。2016年一个拜访生态学泰斗潘文石教授的机缘,让马车形成了一个推想:不同环境,人与自然距离不同,人与自然连结的方式就当有所不同。

在万物蓬勃生发的荒野,人置身其间就能被自然展露无遗的力量和智慧感染,与自然连接几乎无需任何引导;在农田,与自然有了一定距离,人需要一些引导才容易与自然连接......以此类推,与自然距离越远,与自然连接就越间接,需要的引导也越多。

"课程如果能对应不同环境与人的关系特点去设计,场域的能量或许能更好地为活动效果加成。"

发掘本地自然、人文资源,开发独家课程

那么,最初就提到的深圳本土自然教育课程开发不到位的问题,又要如何来解决呢?据马车介绍,这得从深圳的特别之处说起。

10年前户外运动兴起之初,深圳有一拨爱花草虫鱼、地质海洋的人,花了十年时间,把深圳河川山海走遍,在各自的领域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准。深圳自然界前辈南召旭老师写《深圳自然笔记》时,把很多对本土资源可说是了如指掌的"深度玩家"都聚集了起来。马车和团队就与这些资深动植物、地质海洋专家及一些科研机构合作,把深圳的自然人文特色设计成了五大系列课程。参与者通过参与课程,可以认识人跟城市生态的关系,了解深圳的环境变化,探秘深圳的山河海洋,认识深圳野生动植物......

在马车看来,自然教育不只是人与自然的关系,也包含人与社区、城市的关系,其很重要的意义在于让日常生活有更多可能性。"需要从认识家门口的一株植物开始走得更远,而不是一来就奔向远方。"

联手政府和企业,将自然教育往常态化推进。然而,虽然已逐渐在开发本土化的特色课程,单靠漫野自己招募公众来参与也同样没法解决辐射范围小的问题。"真正要解决问题,得把自然教育推动到几个领域:政府、学校和企业。唯有如此,自然教育才能成为一种常态化教育。"

马车谈到,深圳的小学存在几个比较严重的问题。

首先,以华北地区为参考的教材,没有考虑到地域差异,当中取材于自然的元素,对南方城市来讲,有严重失误。比如季节,‘小草青青,春天来了;荷叶圆圆,夏天来了'是南方城市的孩子无法感受的。对孩子来讲,这些内容会带来错觉。

如果只是教材失误,老师可以纠偏,问题也还不大。但由于老师对自然不够了解,没有办法把自然的信息跟教材结合,在依循教材上课的时候,就把孩子因教材形成的错觉又加剧了。比如十月布置一个寻秋的作业,彼时深圳还是夏天,秋向何处寻呢?

此外,走过场的春秋游让孩子容易形成去自然中很无聊的印象,加大孩子跟自然的距离。

同时,由于家长不太懂得如何引导孩子完成老师布置的探究课题,孩子在自然课题的探究中参与得很马虎。

为了解决上述种种问题,漫野正在跟一些生态环境良好、有安全保障和一定承载力的地方(比如保护区、政府科研单位等)谈合作,希望把这些地方开发成自然教育基地并开放出来,针对学校老师,做一些包括自然教育基础、深圳市自然文化概况、户外安全等内容的培训。

此外,漫野也在一些政府的科普、公益项目中融合进自然教育的内容,并为有需求的政府单位和社区开设家长带领孩子参与自然教育的培训。

于马车而言,他还希望能促进政府把深圳的公园、自然保护区纳入教育系统里,在建设的时候就结合学校自然教育的需求来设计。"自然教育只有与日常顺畅融合,自然缺失、生态破坏的问题才能够被全社会的力量推动着得到解决。"

自然,起步不久的自然教育推动过程中,缺少切实的理论及本土实践经验支撑,需要资金寻求教育及心理学领域进行作用及意义的论证;在政府和教育系统推动自然教育,需有资金进行各种尝试:提供某些社会问题的解决方案、给老师家长免费体验的机会、编写本土化教材……这种种构想的落地,对成立一年的漫野而言,每一样都意味着压力。

马车谈到:"在生存压力的焦虑感中,很难持续推动一个没有收益甚至需要投入的项目的运作。创绿家的支持,让团队伙伴能早一步安心稳定下来,更大胆地去落地对整个行业有推动意义但很可能没有经济收益的事情。此外,创绿家让推动友善自然的创业伙伴有机会聚在一起,彼此支持,这种内心感受到的温暖也让人更有力量走下去。"

如果自然教育能在一座城市率先打破小众的格局,能在创绿家的支持下从‘森林城市'深圳开始,我们想,这会是一件很美的事情。

文章转自:创绿家

文章链接:http://www.see.org.cn/clj/newsdetail.aspx?id=1814